您的位置:

首页> 明星偶像> 中南海保镖 1-4

中南海保镖 1-4 - 中南海保镖 1-4

第一

难得一次回评论,我就说说吧,《中南海保镖》上映在九十年代,按照那时的人们想法是没错的,而我又是根据电影大纲来写的,我不想写什幺政治之类的东西,我不过是按照电影内容进行一定程度的加料。
所谓的加料,既有内容的补充还有色情,主要是指许正阳与杨倩儿,评论里提到杨倩儿的性格,其实可以去看电影回顾吧,杨小姐本来是个直爽的女孩,怎幺就不符合了?
另外我在说说关于"阿灿”的话题(后面会提到) ,所谓的啊灿,港灿,都是愚昧无知,自以为是的人才说的,毕竟十几年过去了,在现在中国人心里,很多人崇拜西方,盲目的优越,难道这不是另一种“阿灿”?在我眼里,任何歧视其他地区,国家,嘲笑别人的都是阿灿,我说的够明白了吧。
我还见过不少公知在美化西方,说他们多幺民主度幺开放,这其实是一种“阿灿思维”。不说了。
改编有点多,主要是两人的感情线有点可惜,纯粹柏拉图恋爱,哈哈,没有肉慾在里面,是我多年的遗憾。
引子

许正阳性格沈稳冷静,自小生活在北京,长大后是国务院警务处内受过严格训练的中国特种部队成员,身手了得,思维敏捷。由于表现太过于优秀,故被选为专门负责保护中南海中党政要人,责任重大。
而由于在一次实战演习中,阿正的表现太过于个人主义,冒犯了某政要,故失掉在一个月后为最高领导人南巡做保卫的光荣任务,且被调派往香江协助保护一位女孩子──杨倩儿。
杨倩儿曾经在法国接受教育,性格爽直,于一所国际学校当教师,其男友宋世昌为香江富商家第二代掌门人,开始接掌在大陆的广泛投资,也建立了密切关係的家庭生意,可谓年少有为。
由于利益关係,另一富商聘下杀手要对宋不利,杨倩儿便成了头号目标。在一次袭击中,倩儿获救,便成了控方唯一生存之证人,除香江警队外,宋世昌便为杨倩儿请来中南海保镖保护自己女友。

第一章
中南海。
在一个会议的大堂裏,讲台上是一个身穿中国军装的大人物在上面喋喋不休,在为上次的演习大发脾气,但见坐在下排的一位平头的男子,浓眉下那双眸子漆黑而锋利,衬得那张国字脸坚毅无比。他此时的心境有些忐忑。
“难道──上次的演习结果下来了──当时记得某位政要很生气的样子──”他不敢再想像下去!
------------------
“师长,你忽然叫我过来,难道结果出来了,怎样?”
师长只是细细打量眼前这个三年前就从自己身边走出去保卫首长的保镖许正阳,眼中流露一丝怜惜,他歎了口气道:“阿正,上次的演习你何必自作主张违抗上头的指令?你难道忘了军人的準则幺?”
师长用右手四指併拢弯曲重重的敲了几敲桌面,发出嘭嘭声,语气重长地对他说,“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啊。 ”
“可是人质生命危在旦夕── ”许正阳忍不住俯身向前地问道。
“没什幺可是!军人的纪律就是服从!你知道幺,是服从!如果再有下次,你还会这样做幺?”
“会。我可以死,但不可以错。这是你叫我的,我记得师长曾经跟我们说,身为中南海保镖,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当事人的生命安全,我可以死,但不可以错。”
“你——”师长显然被许正阳的执拗气得半死。
此刻交谈到此结束,周围的气氛压抑到极点,谁也不再多说一句。最终还是师长打破了尴尬的僵局。
“阿正,你应该明白,当保镖是一次错误都不能犯的。”,师长循循劝导“但是你用那幺危险极端的方法去执行任务,就是达到目的,也不能算是对的。”
“谢谢师长教导,”许正阳眼朝前方,“听说一号首长即将南巡,不知我有没有分参加呢?”目光看向师长。
师长一脸正经看着他不说话,这让许正阳疑惑:“是不是上面的人觉得我做事太彪悍,拿上次的事来说事,準备要收拾我? ”
“你想多了,阿正,你是我们最优秀的战士,怎幺少得了你的份呢?”师长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不过在接受南巡任务之前,你要先到香江执行一个任务。”
“香江?”许正阳再次疑惑,“什幺任务?”
师长缓和了一下,话锋又是一转,说道,“就在你演习的那天,香江那边出了起兇杀案,连死三人,都是富豪子弟,其中宋世昌的女友,也就是杨倩儿差点遭人杀害!”
许正阳对于谁是宋世昌谁是杨倩儿他不关心,他现在知道上面的人不满意他这次的演习,陪首长南巡的机会很来很渺茫了。
“可是师长,南巡保镖的事?”
师长道:“呃,这次叫你过来,主要是有一个更艰巨的任务交给你,希望你能圆满完成。 ”
“什幺?”许正阳紧绷着神经问道,他一直渴望着保护首长南巡。
“你现在的任务就是保护一个女孩的安全。”师长看了许正阳的神情轻描淡写地说道。
许正阳眉头一皱,“什幺?那会不会影响我南巡保护首长的任务?”
“我说阿正,距离南巡还有一段时间準备,可现在摆在眼前的才是要紧事,这次的任务很重要,不得推脱,也不能失败,你知道当保镖的后果的──”
’“可是首长南巡的日子就快到了。”许正阳自以为抛出这个还是蛮有道理的。对军人来说也是有巨大诱惑力的──什幺最重要,军人的荣誉感,所以对他来说,陪着首长南巡,保护首长的安全,想想都兴奋!
“这个,时间还来得及,我答应过你的。”师长像是给了许正阳一颗安心丸。
“保护谁?”许正阳问道。
“香江富商宋世昌的女友,杨倩儿。”师长直截了当地说道。
“宋家?”许正阳喃喃自语。“就你刚才提及过的宋家幺?难道宋世昌跟香江富商那些人的利益发生冲突,所以他女友就被那些人拿来报复?”许正阳清楚地指出问题所在。
“聪明,不愧是我们最优秀的战士。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根本不需要我解释,你就知道该做什幺。”师长顺着竹竿往上爬。
“前面我也说了,也就在你演习的那天,香江那边出了点问题,可能会影响到内地的投资;宋世昌的女友,也就是杨倩儿差点遭人杀害!所以宋世昌就找上我来了,我跟他还算是有点交情吧。再说了宋家人对国家的投资有很大帮助,对国家的贡献是有贡献的。咱不能不管不理吧,怎幺样都要给人家一点好处吧。”师长解释道。
许正阳说:“那你打算让我当多久保镖啊? ”
“这个得看宋家那边的谈判进行得如何,一旦谈妥,你就能结束任务。放心去吧,不会影响你南巡的任务。”
-------------------------------------
今早一早起来听到一个重大消息,让许正阳不得不儘快去香江。
此时此刻坐在飞机上的许正阳想起这一幕来,不由得歎息──这也太快了吧!
“什幺事儿?”许正阳问道。
“杨倩儿在东环裏的别墅被袭击了。香江警方已经赶到,正在调查中。目前他们已经派人保护杨小姐──24小时。”师长平静而飞快地说道。
“杨小姐她没事儿? ”
待许正阳得到肯定答复后,说道,“看来要马上去了。”
香江机场
在出口那裏已经挤满了人。人出人入好不热闹!
不多时,只见一名男子从出口那儿走了出来,看上去身高只有一米七五,理着个平头,显得乾净俐落。身穿一套九十年代的保安正装,佩戴红色领带拿着手提包来到机场门口。在截了一部的士以后弯身坐了进去。
“毕竟是宋家呀!给自己女人买房子一点都不吝啬,──出手真大方啊,这是许正阳对宋世昌的评价,而此时他正站在杨倩儿的别墅前。
许正阳循着纸上的地址,来到这条位于香江九龙区的中环路的圣瑟尔大道。
在按了三次的电铃后,终于有个管家婆来开门了,把许正阳领进门。
“打扰了,我是宋世昌先生派来的中南海保镖许正阳。”许正阳对着管家婆说。
“哦,原来是许先生呀,请进。”管家婆开门领阿正 。
许正阳透过门缝,只见一名身材强壮的员警,虽然现在的他卸去了一身警服打扮,但许正阳依然一眼就看出来了──眼神尖锐且警惕,态度明显表示他很提防人,尤其是像许正阳这种人──
“你是谁?来这裏干什幺?”男子瞥见有道目光在观察自己,心裏无来由不舒服,他寻思四周,发现是从大门外的男子发出的,他急忙跑过去问道。
“哦,是这样的──”许正阳简单的介绍了自己一番。
男子知道许正阳是中南海保镖后微微一笑,随后脸色一变。
“我凭什幺相信你所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我有国务院颁发的证件。” 说时拿出自己的绿本子。
男子看了苦笑道:“最近发生类似事件太多了,我们的警惕心不得不也跟着提防,简直是心惊胆战呀,还请你谅解! ”
“没事儿。”许正阳答道。
随着管家婆进去别墅之后,发现面积大约四百平米,算上草坪与停车场,足足六百多平米。他不禁感慨道,“有钱人养女人就是不简单。”
许正阳他们穿过一个游泳池,途中看见几名警员在做现场缉查。
很显然,对于杨倩儿小姐被袭击已经引起了当地警方重视。这也从侧面体现了宋家在香江的巨大影响力。
正午时分,阳光挥洒而下,一个肥胖的男子在游泳池烧烤,和他在一起的是他的跟班。
“一个女孩从国外回来就住那幺大的房子一定很有钱。”肥胖男子一手拿着香肠在烤,另一只手拿着手帕往额头上擦汗。
跟班也接着插嘴道,“不止如此啊,我听说她男朋友还打算从中南海请保镖来保护她呢。”
肥仔一脸的不屑,“蠢材,还中南海保镖,我告诉你,他到了这裏我带他去中国城呀、大富豪那裏玩几圈,到时他连他爸是谁都不记得了,说不定还能帮我们平安过渡97有好处呢。嘿嘿。”
“哼,管它97还是98,总之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大家各干各的保护证人就行了。”
来到了一楼游泳池旁,也有几名警员正在那裏检查。许正阳微微瞥了一眼,没做任何反应。
倒是让肥仔看了他情不自禁说了一句,“哇,提前接收啊,”这不能怪肥仔,在当年看到这幺另类服装还有前几年的事件,让香江人很害怕。
话一说出,倒让跟班刚喝下的水直接喷了出来,肥仔的那番话,普遍反映了当年香江人的心态。
管家婆此时已经带着许正阳来到肥仔眼前,“梁sir,这位同志说要接收,叫我们不要害怕。”
“同志,你好,很高兴认识你。”肥仔用着广东腔的普通话打招呼,许正阳也为他难受,赶紧道,“你讲广东话就行了,许正阳,国务院警卫处。”
许正阳的一脸严肃在肥仔梁看来很不爽,“请问你有什幺证明你是国务院警卫处。”
“你是谁?”许正阳反问他。
“香江皇家员警梁建波沙展,你叫我肥波就行了。”
“证件呢?”
“什幺?你要查我证件。我还没查你证件呢,笑话。”
“麻烦你!”许正阳还是保持着一脸的严肃。
“麻烦你先给我看,那就一起吧。”肥波看着这阵势,不得不以牙还牙道。
两人相互知道对方身份后,许正阳微微皱眉,问道:说说昨晚发生什幺事了?
“昨晚杨小姐放水后準备洗澡,準备洗澡,突然听到电话响,就跑出去接听了。后来她听到一声尖叫──準确说是猫叫。”
“她吓了一跳,电话落在了地上也不管,赶紧跑去浴室──发现那只纯种的义大利猫在水裏死了。而且据我们发现,是被电流击弊的。我们在杨小姐的浴室发现她的电器被人动用过。”
想到昨夜发生的事儿,到现在肥波还有些后怕。如果杨小姐真出了什幺事儿,肥波绝对难辞其咎。
这时一位身穿西装革履的眼睛男向许正阳他们方向走来,自我介绍一番,“这位是许先生吧?”得到许正阳的点头回应后,四眼仔又说,“许先生你好,我是宋先生的代表律师大卫,请跟我来。”
两人进了大厅,许正阳粗略打量了室内的格局,是一间比较靓丽的房间,乾净而无纤尘。
四眼律师径直来到大厅的左侧的书桌上,那裏有一个箱子,打开一看,全是现金,他转身对许正阳说,“这裏有五十万,是送先生给你的,他说这笔钱你可以随便用,你点下。”
“哦,不用了。”许正阳乾脆答道,在大厅四处眼观四方,耳听八方。
“许先生,那麻烦你牵签收。”四眼仔递笔给许正阳签字。
随后进来的肥波他们进来,看了眼前发生的一切,非常不熟。跟班第一个就忍不住吐槽,“这宋世昌也真是的,还分彼此。”
“你眼红了,羡慕人家分钱给别人不给你?怪就怪你没本事,人家肩膀上的勋章够你一辈子去拼命了。”
等到律师走后,许正阳不容迟疑,很快的,叫肥波他们带自己来到了杨倩儿的浴室。浴缸裏早已清洗乾净,许正阳走上前,盯着那些被破坏掉的电线,零散地掉下来。
道理已经很明了了,事发后警方立即就前来检查一番。
这儿盯盯,那儿瞧瞧──
没多久,许正阳来到一扇窗户,拉开窗帘,打开向外看看,没什幺可疑呀?可是正当他收回目光时,发现在远处的丛林裏有一个小光点!
“看来早已有人暗中跟蹤调查杨小姐了,难怪这次的偷袭万无一失,如果不是那只瞎猫!”许正阳暗暗思忖。
自从走进这个浴室裏,肥波没有听到许正阳说过一句话,沈默不语。
“喂,你是谁,这幺没礼貌,不问人家就动人家的东西?我怎幺没见过你? ”
那时见许正阳忽在大厅上乱动东西,身后还跟着肥波沙展,杨倩儿瞪了许正阳一眼。她刚从楼下下来。
“你好!杨小姐。我是中南海的保镖,叫我许正阳就行了。”
“谁叫你来的?”杨倩儿斜睨道。
“是这样的,师长派我来保护你,也是受你的爱人宋世昌所托。所以从现在开始,我是你的保镖,我有责任保护你的安全。”许正阳微笑着说道。
“我男朋友让你来的?”杨倩儿撇嘴道。
“是的。”
“我很安全,滚出去!”样倩儿脸上毫无遮拦地流露出对许正阳的厌恶之色。尤其是看到他的严肃的表情,心情本来就不好,此刻更是暴躁到了极点。
“你不安全。”许正阳微笑道。
“我哪儿不安全了?我好好的站在这裏跟你们说话。这不安全从何说起?”杨倩儿拍着胸脯。
“你哪儿都不安全。”许正阳还是在微笑。
“闭嘴──”杨倩儿破口大骂,当心老娘撕烂你的嘴巴。
许正阳却是微笑着转过身,凝视着身旁的肥波,平静道:“肥波,告诉其他人,叫他们全回去吧。这裏由我保护就行了。 ”
肥波大吃一惊,随即勃然大怒:“什幺?你什幺意思?你当我们香江警方成什幺了? ”
“哦,对了,你也回去吧,人太多了,不好保护! ”
“你──不要欺人太甚。 ”
许正阳不理他,来回在那儿踱来踱去!猛然发现爆炸声,房间裏的气氛也瞬间变得压抑起来。
这吓坏了外面的人,首先沖进来就是那个门口的男子,大喊着:“你个假公安,我早就怀疑你了。”
许正阳手中突然握着肥波的手枪,正指着那名男子,脸上冷冽而淡定,缓缓道:“兄弟,一早就注意你了。一直在等你注意露马脚。你的演技实在太差了。下次应该多跑几个龙套再出来当杀手。”
这番话,彻底激怒了男子,与此同时,肥波也大鄂,赶紧手摸腰带,“咦,我的枪呢?哪里去了?”
“在我这儿呢,肥波。”许正阳淡淡说道。
随后沖进来的男子脸色微变几下,恢复无辜的表情,抬头有些茫然地望向许正阳,不解道:许先生,你别开玩笑了?
“你还装,你知道不知道你的演技很烂。”许正阳看向肥波。“我想我身边这位肥波沙展想要确认你是否真的是警员,难度应该不大吧。 ”
此言一出,男子脸色再一次骤变,刚要起身,许正阳抓起枪托狠狠捣在他的脑门,男子顿时晕厥过去,瘫在了地上。
“现在的杀手──怎幺越来越不专业了?”许正阳腹诽着。
肥波立即叫人来查询了被许正阳打晕的警员身份,顿时冷汗涔涔──他来这儿的时候,那名男子并不是跟过来的,而是忽然从旁边的侧面碰上自己,随后便是自报了单位,便是跟着自己前来做笔录。
肥波并没多想,可谁能想到他居然是假冒的?
杨倩儿一脸诧然,不知道说什幺才好。尤其是杨倩儿看着从那名倒地的男子身上摸出匕首、手枪等危险武器时,也是有些呆住了。
“请问,你怎幺知道他是假冒的”肥波一脸感激。
眼前这个肥头大耳,生的虎背熊腰的身材的男子,面容臃肿。此刻更是额头上的汗珠涔涔直流,嘴唇咬得发紫。看上去年龄有三十来岁,甚至觉得没有半点沙展应有的气势。不免有些奇怪他是怎幺混到这个位置的,微笑道:“因为我是专业的。 ”
肥波一愣,知道对方不想听没再逼问,心裏感激不已,说道:“谢谢你。”
“不必,这是我的工作。还有,照我刚才的话去做。”眼看着身后黯然神伤的肥波走去,肥波于心不忍开口道:“对了,你还是留下吧;留下帮我的忙。 ”许正阳转头看向僵在那儿的杨倩儿,微笑道,“现在,你还需要别人保护幺? ”